帕爾納斯山_ Parnassus正在消遣作樂的戰神和愛神,有火神和正在彈琴的歌神,還有九個跳舞的仙女_曼帖那 Andrea Mantegna.jpg

帕爾納斯山 Parnassus / 曼帖那 Andrea Mantegna

 

正畫中有「正在消遣作樂的戰神Mars和愛神 Venus ,有火神Vulcan 和正在彈琴的歌神,還有九個跳舞的仙女」。在這幅畫中,愛神和戰神這一對戀人,相視牽手地站在床前,由於他們受到了火神Vulcan 的威脅,仙女們在他們的面前載歌載舞,使得遠處的岩石搖搖欲墜,只有飛馬和使神 Mercurius 一起努力敲打著頭盔,才能阻止這一切。

 

 

春天 Spring (Primavera)_波提且利 Sandro Botticelli.jpg

春天 Spring (Primavera) / 波提且利 Sandro Botticelli

 

這幅畫面的情節是發生在一個優美雅靜的樹林裏,美麗端莊的 Venus 居中央,她以閒散幽雅的表情等待著春之降臨。在她右邊的三位「優美」女神﹝阿格萊亞、賽萊亞、攸夫羅西尼﹞,右邊的一個象徵「華美」,中間一個象徵「貞淑」,左邊一個象徵「歡悅」;她們沐浴在陽光裏,相互攜手翩翩起舞,給人間帶來生命的歡樂。
在 Venus  的左邊有西風之神 Zephy 正吹送著微風跟著春神 Zephyr, 他們身邊的花神
Flora 或者可以說是大地女神 Chloris
身上環繞花朵,她灑著花,象徵「春回大地,萬木爭榮」的自然季節即將來臨。而畫面上唯一佔有顯著地位的男子形象,則是最左邊那個好像在採摘樹上果子的神使 Mercurius﹝希臘神話中的 Hermes﹞;實際上這位眾神的使者是在用他的神杖驅散冬天的陰雲,他是眾神的信徒,在這裏是報春的象徵。此外,在 Venus 的頭上,則是飛翔著的小愛神 Cupid,他正朝著左邊的人瞄準愛之箭準備射去;誰要是中了他的金箭,便產生如癡似狂的愛情。 

 

 

太陽神阿波羅_陽光下沉 The Setting of the Sun_布雪 Francois Boucher.jpg

陽光下沉 The Setting of the Sun / 布雪 Francois Boucher

 

這幅畫與另外一幅名為日出﹝The Rising of the Sun﹞的畫是一對的。這兩幅十分放肆的畫是在描述當太陽升起時,太陽神Apollo  駕著他的四匹白馬的馬車離開 Tethys 和她的孩子Nereids 及 Tritons ,然後在夜晚來臨時回到他們身邊,布雪認為這兩幅畫是他最好的畫作。  

 

 

陽光昇起 The Rising of the Sun_布雪 Francois Boucher.jpg

陽光昇起 The Rising of the Sun / 布雪 Francois Boucher

 

這幅畫與另外一幅名為日落﹝The Setting of the Sun﹞的畫是一對的,描述太陽神 Apollo 駕著他的四匹白馬的馬車在太陽升起與落日時的情景,布雪認為這兩幅畫是他最好的畫作。 

 

 

月神和恩狄米翁 Selene and Endymion_尼古拉.普桑 Nicolas Poussin.jpg

神和恩狄米翁 Selene and Endymion / 尼古拉.普桑 Nicolas Poussin 

 

月神 Selene天生麗質,以無數愛情故事聞名人神兩界,其中最著名的是她與牧羊人 Endymion 的愛情故事。 Endymion 是一個年輕的牧羊人,他在拉特莫斯山上放牧羊群;拉特莫斯草場嫩綠新鮮,空氣純淨清涼。當月亮升起時,景色異常迷人。 Endymion 整天整夜地呆在山上,睡覺和做夢。
Selene 的月光照亮著夜空,正是因為有她,拉特莫斯山才如此美麗。Selene 幾乎每天都要在山中遊逛。 一天,她正在閒逛時,發現了睡著的 Endymion ,被這個年輕人的英俊相貌震懾了;捨不得離去的Selene 每晚都會出來看他, 她多希望這個年輕人永遠年輕並長睡不醒啊!因為她喜歡 Endymion 月光中酣睡的樣子。Selene 請求天神 Zeus 把這個年輕人變得永遠年輕並長睡不醒;Zeus 答應賜予了永恆的青春,並把 Endymion 放入拉特莫斯山上的一個洞穴中永遠長眠,從那以後 Endymion 再也沒有醒來過。
  
  

 

  

卡拉蒂的凱旋 The nymph Galatea_拉斐爾 Raphael (Raffaello Sanzio).jpg

拉蒂的凱旋 The nymph Galatea / 拉斐爾 Raffaello Sanzio

 

在十位天使引導下駕著由海豚牽引的巨大螺殼破浪前進的水神 Galatea,成雙成對的人魚和海中仙子在水中簇擁著她,在女神上方的天空中拉滿弓箭的愛神。在澄瑩的白雲及青、綠、紫渾然一體的海底與天空的烘托下,人魚黝黑的肌肉和仙女粉妝玉琢的肌膚顯得分外鮮明,尤其是那纏繞、襯托女神全身乃至金黃色長髮的迎風招展的猩紅披風,襯著水神披風鼓起的黃色紗巾,更是鮮艷奪目。  

 

 

海勒斯和水神 Hylas and the Nymphs_瓦特豪斯 John William Waterhouse.jpg

海勒斯和水精靈 Hylas and the Nymphs / 瓦特豪斯‧約翰‧威廉 John William Waterhouse 

 

Hylas 是希臘神話中的美少年,是英雄 Hercules 的侍衛,他隨從 Easun 的阿爾戈船隊,一起去求取金羊毛。Hercules 的船到達了Cios 島,Hylas 上岸尋找水源,Hylas 找到了泉水,但水仙女們愛上年輕英俊的 Hylas,把他帶入她們的世界。碧色的湖面,美麗的水仙女,看似零亂實則精心安排的植物,使詩意在畫面上緩緩流動。  

 

 

獵人賽伐勒斯和曙光之神奧羅拉 Cephalus and Aurora_尼古拉.普桑 Nicolas Poussin.jpg

獵人賽伐勒斯和曙光之神奧羅拉 Cephalus and Aurora / 尼古拉.普桑 Nicolas Poussin

 

曙光女神 Aurora 愛上了年輕的獵人Cephalus,她把他拐走,百般愛護,千方百計想討他歡心,可惜白費心機。Cephalus 愛他年輕的妻子 Procris 更甚於這位女神。最後, Aurora 生氣地把他打發走了,她說道:“滾吧,沒有良心的凡人,守著你的妻子去吧,不過有一天你會為重新見到她而後悔的。”
Cephalus 回到家裏,像以前一樣和妻子幸福相處。他的妻子很得寵於月亮女神
Artemis,女神送了一隻狗和一支標槍,供她在狩獵時使用; Procris  把狗和標槍都交給了丈夫,那支標槍,它命中注定要帶來厄運。據說 Cephalus 打獵累了的時候,總要到某個蔭涼的處躺下吹吹風;有時他會大聲地說:“來吧,溫柔的 Aura,甜蜜的微風女神,來消消我身上炙人的熱氣吧。”, Aurora  眼見機不可失,化身前往告訴 Procris ,他一直對著曙光女神  Aurora  念念不忘,念著她的名字。她左思右想放不下心來,第二天早晨她偷偷地尾隨丈夫出來並藏身在 Aurora 指點過的地方。Cephalus 在打獵累了之後像往常一樣躺到了綠色的岸邊並呼著 Aura 的名字。突然他聽到,他認為他聽到了灌木叢中傳出一聲嗚咽,他以為那是某種野獸的聲音,就一槍擲了過去,一聲尖叫使他明白標槍肯定準確地擊中了目標。他跑過去,從地上抱起了受傷的  Procris,她臨終無力地睜開了眼睛,勉強地說出了這番話:“我求你,如果你愛過我的話,如果我確實值得你愛的話,我的夫君,答應我最後的一個請求吧,千萬不要跟 Aurora 結婚!”說著,她躺在丈夫的懷抱中死去了。
 

  

 

劫奪留奇波斯的女兒Rape of the Daughter of Leucippus_魯本斯Peter Paul Rubens.jpg

奪留奇波斯的女兒 Rape of the Daughter of Leucippus / 魯本斯 Peter Paul Rubens

 

根據希臘神話 Leucippus 的兩個女兒已經許配給一對孿生兄弟,不過由於這對姊妹招來了眾神之王 Zeus 與斯巴達王妃 Leda 所生的孿生兄弟雙子神 Caster 與 Pollux 的色慾,他們倆便劫奪了這對姊妹。圖中有兩姊妹,攣生的雙子神、兩匹馬、兩個長著翅膀的小孩,這四對人馬在完全動態與眾多方向中互相彌補,形成對比。在驚跳起來的兩匹馬之間,兩個威尼斯風的豐滿裸女被左邊騎著馬的 Caster 和右邊的 Pollux 捉住,少女扭曲的身體有如一幅神秘的情色圖畫。   

  

 

海克力斯和歐斐爾 Hercules and Omphale_布雪 Francois Boucher.jpg

海格力斯和歐斐爾 Hercules and Omphale / 布雪 Francois Boucher 

 

Hercules  是因為天神 Zeus 的不忠而出生的,因此受到天后 Hera 的迫害,並且把他賣給了里底亞女王 Omphale 奴隸。服勞役中,他成了女王的情人,性情也發生了很大改變,他開始好穿女人服飾,同 Omphale 的侍女們紡著羊毛線,Omphale 則拿走他的象徵,一張獅皮。

在這幅畫中,兩個 Cupid 把玩著這些附屬品,而兩個大人則在忙著他們的大事。雖然 Hercules 是一名奴隸,但他是古代最強壯的男人,他把身體打直,如此一來比較容易炫耀他的肌肉,也容易在擁吻 Omphale 之同時也能抓住她的胸部。相對之下的 Omphale 卻是如此柔軟誘人,似乎就要溶化在他的擁抱裡了。她的左腿橫過 Hercules 的大腿,這姿勢在文藝復興時期的畫中表示性的圓滿完成。

 

 

 

 

 

 

 

  

延伸閱讀:北歐神話名畫 — 創世神話

延伸閱讀:臘羅馬神話名畫 — 水神卡拉蒂

延伸閱讀:希臘羅馬神話名畫 — 擬人化的神祇

本篇內文故事部份資料來源:臘羅馬神話 、 名畫檔案 、  維基百科 

SOPHIEYU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