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告圖 The Annunciation_安基利軻 Fra Angelico-02x.jpg

聖告圖 The Annunciation / 安基利軻 Fra Angelico 聖馬可修道院,佛羅倫斯﹝Florence﹞,義大利

 

麥第奇家族是當時佛羅倫斯共和國的政治領袖,他們對藝術家的保護,大大鼓舞了初期文藝復興藝術的發展。安基利軻修士剛好在那時受命為聖馬可修道院進行裝飾工作和繪製濕壁畫。

修士們的房間排列在走廊約兩邊,中央迴廊一般稱為聖安東尼迴廊;沿著迴廊是每個修士的房間,都用一幅以福音為主題的濕壁畫做為裝飾。《聖告圖》裝飾在北迴廊盡頭,樓梯前的一堵牆上。在這幅畫中可以看到藝術家在技法上有相當的進步。他對於內部空間的把握更加有力,不但完全表露出其深度,也描繪出文藝復興時期,建築物迴廊高大、宏偉的感覺,更沈穩也更有立體感。

安基利軻修士一直傾向畫大幅畫,但也十分注重細節的描繪。他的畫風已逐漸由金碧輝煌走向深沉寧靜。由於宗教畫的實際需要,以及繪畫素材本身的有力感人風格,他的筆法更加簡單,更加豪放,作品也更臻於遒勁有力的境界。

 

 

最後的審判 The Last Judgement_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 Buonarroti-1534x.jpg

最後的審判 The Last Judgement / 米開朗基羅 Michelangelo Buonarroti ,西斯汀禮拜堂,梵蒂岡﹝Vatican﹞

 

西斯汀禮拜堂天花板壁畫完工 24 年之後,反對宗教改革的教皇保羅三世委託米開蘭基羅為祭壇牆壁繪製一幅壁畫。當時,米開蘭基羅正經歷著精神與信仰的危機。他選擇《最後的審判》這一主題展現他的痛苦。

這幅壁畫的中心主題是人生的戲劇,人注定要不斷背離上帝,罪孽深重,但終將得到拯救。由於牆壁面積廣大,要將大約 400 個人物安排在這一空間,必需有一種像旋風一樣的主要力量將整個空間結合成一體。米開蘭基羅於是採用了水平線與垂直線交叉的複雜結構。畫中人物盡量畫在水平面上並組成群體,同時隨著位置的升高,人群愈加密集。與此形成對比的是左側升入天堂和右側走向毀滅的畫面中突出的豎向運動。因此產生一種周而復始的活動,將上升與墮落的人群和掌握整個人群活動的中心人物,即審判者基督聯結在一起。

米開蘭基羅為了解決畫中人物在從下面仰視時所應呈現的比例這一難題,他將上面的人物畫得大些,底部的小些,以適應自下而上的觀賞效果。在 1541 年揭幕時,這幅獨自完成的巨作引起轟動。然而,巨作中的裸體人物卻引起爭議,一些人認為猥褻了神靈。在米開蘭基羅剛去世不久,教皇庇護四世即下令給所有裸體人物畫上腰布或衣飾。受命的畫家們於是被謔稱為「內褲製造商」。不過這些「內褲」在 1980 ~ 1992 年之間,經過清理修護西斯汀禮拜堂的濕壁畫計畫之後又被清除了。 

 


雅典學派 The School of Athens_拉斐爾 Raphael-05x.jpg

雅典學派 The School of Athens / 拉斐爾 Raphael ,梵蒂岡宮簽字大廳,羅馬﹝Roma﹞,義大利

 

顯而易見,在「雅典學派」這幅壁畫的構圖上,建築學與透視法具有特別重要的作用和意義:一是製造氣氛,即布置了展開場景的空間,向縱深展開的拱門形成了人物活動的空間;二是簡潔的構圖,把眾多的人物按不同的組別加以佈置安排。

在這幅壁畫中,人物、學者、藝術家、哲學家全都被安排在一座宏偉的廳堂內,廳堂用柱子、壁龕、雕像、淺浮雕裝飾,這樣的布局突出了這個雄偉拱門的寓意及建築意義。大廳中央是脥下挾著「蒂邁烏斯篇」、富於象徵意義地以食指指天的柏拉圖,以及一手拿「倫理學」、另一隻手臂伸向前方的亞里士多德。這幅畫的特色是用簡單的形象來表達最複雜的思想,換句話說,拉斐爾成功的用十分具像的視覺符號表達出十分複雜的抽象理念。

兩個中心人物的左邊是蘇格拉底和一群青年;在他們下面是頭戴葡萄葉冠的伊比鳩魯和坐在地上的畢達格拉斯,他正在一本厚書上寫著什麼,一個少年為他扶著那塊著名的木牌,上面寫著樂律的原理;在他們後面是身子傾向畢達格拉斯的、頭纏白巾的阿維洛依;肘部支在一張石桌上書寫的是赫拉克里特;右邊稍遠處斜躺在階梯上的是第歐根尼;位於近景的有歐幾里德,正躬著身子,手執圓規量著一個幾何圖形;在他身後的是瑣羅亞斯德,面對著托勒密,兩人手上各拿著天文儀和地球儀。

拉斐爾以天才的歷史透視感將古代及古代科學與現實生活聯繫在一起。他把與他同時代的藝術家和其他人的模樣作為作品中一些人物形象的基礎,還把自己也畫進作品之中,畫面右角那個全神貫注的青年便是拉斐爾本人。拉斐爾這幅把本人畫進去的作品,好像是要表達文藝復興的藝術創作觀—藝術創作是「心智的談話」,強調藝術創作不僅是要表現可見的形象,而且要能夠表現「理念」。「雅典學派」讓藝術家也進入了學者們的聚會,使始終被當作「手藝」的藝術登上了智力與學識的殿堂。 



婚禮堂 Camera degli Sposi_曼帖那 Andrea Mantegna -08x.jpg

婚禮堂 Camera degli Sposi / 曼帖那 Andrea Mantegna ,公爵宮殿,曼多﹝Mantua﹞,義大利

 

1456年,路德維科.貢薩加邀請曼帖那到曼多來定居,以取代當時的宮廷畫家畢薩內洛的位置,當作是對他的特殊獎賞。曼帖那的作品《婚禮堂》,是他曾在曼多活動的證明。

畫中的房間裝飾華麗,虛構出一個由柱子支撐的大理石大廳,一面被繡金的布遮蓋,另一面的布幕敞開,露出畫面的眾多宮廷人物。北牆有一個壁爐,畫家大膽地將它放進構圖之中,壁爐上方,路德維科.貢薩加從他秘書手中接過一份公文,旁邊坐著他的妻子巴巴拉.底.班德布格,周圍站著他的家人,而一些朝臣在台階上走動著。

 


婚禮堂的屋頂圓孔 Ceiling Oculus_曼帖那 Andrea Mantegna -06x.jpg

婚禮堂的屋頂圓孔 Ceiling Oculus / 曼帖那 Andrea Mantegna ,公爵宮殿,曼多﹝Mantua﹞,義大利

 

1459 年曼帖那移居曼多﹝Mantua﹞,擔任宮廷畫家。他在那裏的城堡畫了一套《婚禮堂》﹝Camera degli Sposi﹞壁畫,以紀念貢薩格﹝Gonzaga﹞家族。畫在牆壁上的諸多人像,看起來儼然是室內空間的延續,同時,他在公爵宮殿的圓頂天花板上畫了一座陽台,陽台上的人則在廣闊的天空之下俯視室內。這是文藝復興時代第一個完全有「仰角透視」的幻覺裝飾畫。 



在森林中狩獵 The Hunt in the Forest_烏切羅 Paolo Uccello-1460x.jpg 

在森林中狩獵 The Hunt in the Forest /  ,阿什莫林博物館,牛津﹝Oxford﹞,英國

 

這是烏切羅﹝Paolo Uccello﹞晚年的一幅作品,也是在他的整個創作生涯中最好的作品之一。

這幅畫的創作時間最晚可推到 1460 ~ 1465 年,從極為精心的拼圖方式,也可證明這個時間,它最初很可能是畫在一個大櫃子的面上。這幅畫在哥德式風格中,透露出他對於年輕時期嚮往自然主義之激情的一種回顧,其中人物形象簡化為素描般的高雅輪廓,用色也創造出一種雖不常見但非常精細的節奏。畫面故事情節安排,表面上似乎並不集中,而實際上,無論是人物、馬匹或是獵狗都朝向中心被追捕的鹿群匯聚。此外,樹木安排很有節奏,從前景縱深排列的樹將畫面均等分布,極具秩序感。

 


霍克武德 Sir John Hawkwood_烏切羅 Paolo Uccello-1436x.jpg 

霍克武德 Sir John Hawkwood / 烏切羅 Paolo Uccello ,主教堂,佛羅倫斯﹝Florence﹞,義大利

 

這幅畫現存於佛羅倫斯百花聖母教堂﹝Santa Maria del Fiore﹞ 中,是為了獻給在卡西那戰役中,率領佛羅倫斯軍隊贏得勝利的指揮官喬凡尼.阿古托的紀念像。

烏切羅熟練的使用了前縮透視法:把托座和托座下的基座,以及置於其上的駿馬和騎士,分別由兩個全然不同的視點來處理,所以基座的前景和駿馬前景之間,存在著明顯的矛盾和不協調的情形。托座及托座下的基座視點較低,而駿馬和騎士的視點則較高,與觀者的視點等齊。烏切羅認為如果在繪製駿馬和騎士時,採用與基座相同的透視點,那麼將會完全歪曲了物體的形象,所以才對同一紀念碑的兩個組成部分,採用不同的視點和消失點。  

 

 


ღ ღ ღ ღ ღ ღ 

 



濕壁畫( fresco painting ),原意是「新鮮」,是一種十分耐久的壁飾繪畫,泛指在鋪上灰泥的牆壁及天花板上繪畫的畫作,通常是先將研磨好的乾粉顏料摻入清水,製成水性顏料,再將顏料塗在剛抹在牆壁表面的濕灰泥,再等待灰泥乾燥凝固之後,便永久保存於牆壁表面。把畫畫在抹好還濕濕未全乾的石灰牆壁上, 讓其乾燥凝固而成的繪畫,因為在濕濕的牆壁上畫的畫,所以稱為「 濕壁畫」。

「Fresco」是義大利語, 當畫家把色彩顏料用水稀釋塗到濕灰泥上時, 顏色就被濕灰泥吸入表面, 當牆變乾硬時,顏料粒子會與石灰粒、沙粒、灰泥牢牢結合在一起, 就成為牆壁的永久部分。因濕壁畫不是外加的一層塗料, 而是牆面的一部份,所以顏色能抗老化而持久,鮮艷如初。所有濕壁畫作品中最偉大的是米開朗基羅在西斯廷禮拜堂的繪畫, 如:「最後的審判」,「創造亞當」等等。   






本篇圖文資料來源:《視覺素養學習網》 

SOPHIEYU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